滴虫性阴道炎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五一游武功山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白癜风医院 https://jbk.39.net/yiyuanzaixian/bjzkbdfyy/

组织五一采风是今年分会计划的活动之一。为了组织好这次活动,我在四月中旬就开了理事会议,发出了通知,要求大家献计献策,但出乎意料的是,群里报名接龙的人并不多,断断续续只有十人左右接龙。到最后,一个个推说有事,或者另有安排,大家都不去了,只剩下我和另一对夫妻。因为人数实在太少,无法组团,连散客拼团都不行。无奈,我只好被迫取消这次采风活动,临时决定报散客团改去武功山。因为武功山近年名声在外,成为网红打卡热点,我想去看个究竟。

参观安源纪念馆

5月2日早上七点,我们在魏源酒店对面上车,司机又在邵东高速路口接到第二批游客后,开始在高速上奔驰,向江西萍乡出发。根据行程安排,到达萍乡后,此行的第一站是参观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。

党成立后的中心任务是组织领导工人运动,开展罢工斗争。

安源路矿,即萍乡煤矿和株萍铁路的合称。萍乡煤矿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工业企业——汉冶萍公司的主要厂矿之一。汉冶萍公司是当时最大的官僚买办企业,路矿两局共有工人近2万人,受日本帝国主义的控制。安源路矿工人在帝国主义、封建势力和官僚买办的压榨下,过着悲惨的生活。年初,我党成立了全国产业工人第一个党支部——安源路矿支部。年9月,毛泽东、刘少奇、李立三等领导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。安源成为中国工人革命运动的策源地,秋收起义的策源地和主要爆发地之一。秋收起义后,毛泽东率领起义部队向井冈山进军,探索中国革命的新道路,经过几年的游击斗争实践,成功创建了中国第一个革命根据地——井冈山革命根据地,回答了党内外关于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的疑问,提出了农村包围城市、武装夺取政权的“工农武装割据”思想。

到达萍乡时,正值中午,太阳很大,有点晒,在导游的带领下,我们经过古色古香的锦绣楼,走过青松掩映的八角亭,进入景区参观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。沿着高高的台阶拾级而上,纪念馆的上方悬挂着青年毛泽东的头像,大门两侧书写着飘逸潇洒的草书“星星之火”“可以燎原”。据介绍,纪念馆馆名由邓小平题写,现有馆藏文物余件,其中国家一级文物53件,不可移动文物共17处,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处,省级文物保护单位6处。在馆内,我们一边听着导游的解说,一边仔细观看各个展厅陈列的各种珍贵文物(历史图片、革命书籍、实物器物、泥塑场景等),把我们带入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的革命风云,感受当年腥风血雨的斗争,接受革命传统教育。红色安源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我们应该致敬红色安源,致敬先驱烈士,通过“学党史、悟思想、谢党恩、跟党走”,纪念建党一百周年,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。

滑草场的刺激

参观完纪念馆后,我们前往武功山滑草场,选择游玩娱乐项目(从十一个项目中任选六个项目),体验刺激一回。滑草场位于武功山脚下,是集滑草、滑雪、水上乐园、卡丁车乐园、户外运动和拓展于一体的休闲娱乐游乐园。景区内环境优美,空气清新,游人众多,每个项目都排了长长的一队,工作人员非常忙碌。我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七彩虹极速滑草和游乐坦克两个项目,滑草就是滑滑梯的衍生品,滑道变成七彩的草道,坐在滑草盆从彩虹之巅往下极速滑下,不体验不知道,一是因为坡陡,二是因为速度快,真的很惊险很刺激,玩完后有点后怕,难怪女客们玩时一个个尖叫。驾驶坦克倒轻松自在,在掌握了操作要领后,一个人开着坦克在划定的范围内匀速前行,胜似闲庭漫步,悠哉乐哉转了两圈,感觉身心都很放松。因为每个项目都要排队,考虑到时间关系,其他项目我主动放弃了。

武功山的“武功”

5月3日上午,我们攀登武功山。武功山横跨江西、湖南两省,东起江西吉安市安福县北部、经过萍乡市湘东区和莲花县,西至湖南株洲市的茶陵县和攸县,余脉直达安仁县,主脉绵延余千米,总面积约平方千米。武功山主峰——白鹤峰(金顶)海拔.3米。自汉晋起,武功山被道佛两家择为修身养性之洞天福地,明朝时香火达到鼎盛时期,山南山北建了庵、堂、寺、观达多处,无数善男信女到此朝拜。武功山究竟有什么看头,是什么吸引各地游客前来登临拜谒?这个我没有认真深究,但我们可从古人的诗中探寻一二。

“观日景如金在冶,游人履步彩云间。

千峰嵯峨碧玉簪,五岭堪比武功山。”

此诗出自明朝地理学家、旅行家和文学家徐霞客(江苏江阴人)的《游武功山》,全诗形象逼真地道出了武功山的奇妙之处,在于日出、云海、高峰林立。

“儿童惊问芒鞋破,为说晓从天上归。

行云时湿五铢衣,拄杖遥穿鸟道微。”

这是明朝著名理学家、教育家邹守益(江西安福人)的《武功至瀑水岩》。主要写了武功山至瀑水岩沿途的美景,道路崎岖,险峻,外人来到这里,露水打湿了五铢衣,如同从天而降。

“巽离卦判占风火,冷气刺骨热逼人。

一洞二仙共炼真,功成九转各通神。”

唐代咸通进士袁皓的《风火洞》描写了风火洞的冷与热对比鲜明,这里是修心养性、修练功夫的好地方。

“苍茫海沸金波立,灿烂云收玉宇空。

极目扶桑天际东,长鲸忽吐宝珠红。”

明朝进士、监察御史杨廷筠的《观武功山日出》写尽了日出之胜景,海水沸腾,金光灿烂,极目望去,东边日出如“长鲸忽吐宝珠红”。

武功山给留下了众多文人黑客的诗咏之作,足以说明武功山的引人入胜,值得一去。我还有一个疑问:武功山为什么称为武功山?武功之名何来,与武功有关联吗?要说以武功称霸江湖的,当属河南嵩山少室山(少林寺)和湖北武当山(武当派),少林棍、武当剑闻名天下。不过,当我们顶风冒雨登上武功山金顶时,我们还是看到了精彩的一幕:茫茫雾海中,身着黄色道袍的翩翩少年,伸拳展腿,闪展腾挪,接连几个翻筋斗,让游客惊呼:功夫了得!由此可见,武功山名不虚传,也是得了“武功”真传的。

世上最难走的路

要问我此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,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:是排队,排队,排队!我想,世上最难走的路大概要算景区门口到景点之间的路了,为了维护旅游秩序,管理者用铁栅栏设置了一道又一道关卡,游客必须按照划定的路线行走前进,不能翻越栅栏走捷径。这在平时游客不太多的时候也许还好,遇到旅游高峰期,排队的滋味真的难受。此次五一出游,挟带着疫情防控后的报复式旅游,原以为像武功山这样不太有名的景区,游客不会爆棚,不会只看人头,结果还是事与愿违:本来只有几米远的距离,不用一分钟就可穿过,可这时候却是寸步难行,望“景”兴叹。我在武功山景区排队等候坐缆车时,从门口到缆车乘坐点,直线距离最多十米,却排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的队,更要命的是,又遇上了风雨交加的天气!山下云淡风清,山上风吹雨打,真是同山不同天,山上山下两重天!从武功山脚到金顶白鹤峰,除了步行大约两个小时外,还要坐两次缆车上山,每次坐缆车要排队约三个小时,实际坐缆车时间不到半小时。排队过程中,尽管大家手中有伞,或者穿上了一次性雨衣,怎敌风雨相侵,打湿了衣裳,也打湿了游玩的心。衣服淋湿后,紧贴在身上,特别感到透心的凉、钻心的痛、伤心的冷,以致身边的几位女客叫苦不迭,怨声载道。可是,这有什么用呢?目的地就在眼前,几米远,触手可及,然而就是到不了,够不着,只能干着急!你说还有比这更难走的路么?

导游的平衡术

最后说说导游。我们此行的导游是在邵东上车的,上车后,导游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,叫郑伯真,邵东人,大家可以叫她小郑。郑伯真,一个非常男性化的名字,光听名字你绝对不会想到是个女导游,并且是一位已有两个孩子的妈妈。导游一脸福相,说话幽默,有技巧,有分寸,懂体谅,很有亲和力,这大概是她的魅力所在。从邵阳到武功山有大约五个小时的车程,如果大家都不说话,会很沉闷,难熬,所以导游想搞点活动,活跃一下车内气氛。她先让大家每人说个成语,想引君入瓮,用你自己的成语造句:“新婚之夜,我……”,引来捧腹大笑,但说了成语后没有下文了。有游客不解,她解释说,车上游客有老有少,互相不认识,彼此不了解,有些老人比较传统,不喜欢玩带荤的游戏,甚至会骂人。为了和谐,还是不玩下去了。然后又让大家唱歌或表演一个节目,但积极配合的人不多,也玩不下去,所以活动终究没有搞起来,车上重新归于沉默,大家或睡觉,或玩手机,或看沿途风景。

在上武功山之前,导游跟大家约定,下午二点半在山下集合吃饭,然后返程,预计晚上八九点到家。但约定归约定,实际时间无法预料。从主观上说,有些人自由散漫惯了,缺乏组织观念、时间观念,只顾自己玩尽兴,不管团队规定;从客观上说,五一出游高峰期,排队等待时间久,非本人能控制。比如我一向是非常守时的,因为排队等待坐缆车时间太久,紧赶慢赶,也在下午四点才到达山下游客服务中心,比约定时间晚了近一个半小时。直到下午五点左右,大家才陆续下山,导游清点人数时,发现还有一组六个人在山上,没有下来。饥肠辘辘,大家都不愿意等了,于是导游带领大家去吃饭,同时电话告诉山上的六人,抓紧下山,下山后电话联系接车。下午六点,六人才从山上下来,不但不自责,反而抱怨大家,全车人都有意见,要求导游给个态度,说道说道,批评批评,平息一下大家的怨气。面对大家的愤怒,面对六人的无理,导游始终没有发脾气,一直在诚恳地向大家道歉,说对不起,表示:这是出游高峰期,景区游客多,排队时间长,时间实在不好把控,请大家多包容、多宽容,互相理解,彼此多担待。导游既没有顺着大家的意思批评六人,也没有替六人说话帮腔,而是把这一切归结于客观原因,这就是儒家的所谓中庸之道、平衡之术吧。导游如此说,我们还有什么话呢?理解万岁,和谐万岁!我由衷佩服导游的良好心理素质和高超的驾驭能力,这就是导游的魅力!她真是一个优秀的导游!(年5月7日于邵阳学院西湖校区宝庆书斋)

作者简介:喜哥,教授,文字搬运工,业余时间喜欢附庸风雅,舞文弄墨,文学作品散见于《鸭绿江》《参花》《文学欣赏》《小小说大世界》《青年文学家》等。现为湖南省诗歌学会、湖南诗词协会会员,邵阳市作协、诗协会员,《青年文学家》作家理事会邵阳分会主席,《楚风作家》杂志首期签约作家。文学观: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。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