滴虫性阴道炎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1949年4万群众看井冈山活阎王宣判 [复制链接]

1#

提起肖家璧,哪个心不酸。绰号肖屠夫,杀人不眨眼。

这首民谣是赣西南人民对旧社会“肖屠夫”反动统治的控诉。

直至解放多年后,遂川、永新、宁冈一带的群众,谈起肖家璧这个家伙,无不恨之入骨。

当年,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被白色政权包围,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一踏上这块土地就遭到了敌人的猛烈进攻。

各县的反动武装之中,遂川县的的肖家璧靖卫团和茶陵县的罗克绍团防局,让毛泽东印象最为深刻,视为死敌,曾多次讲到,一定要打掉他们。

而当时斗争环境复杂,红军忙于打退正规敌军,毛泽东歼灭他们的愿望没有实现。

但一直以来,他对肖家璧一直记在心里,以至于到了解放初期,他仍然没有忘记,联系有关部门一定要找到肖家璧。

肖家璧到底是何等人物,为何让毛泽东铭记20余年依旧不忘严惩他们?

肖家璧,生于遂川的一个封建地主之家,年少时家境优渥,曾就读于当时的遂川蔚起书院、高等学堂,最后肄业于江西省高等专门学校。

早年拥有这般求学履历的肖家璧,在当时算得上是知识分子了。然而,在他身上却看不到任何“书生”之气。

肖家璧从年起就当土匪,勾结地主恶霸陈书勋、卢子云、郭明达等,横行乡里,无恶不作。

蔣介石对苏区进行“围剿”时,肖家璧充当了当地国民党的“剿共”总指挥官肖纯锦的警卫员。

图|蒋介石

肖家璧反共坚决,屠杀人民的手段残酷毒辣,深受蒋介石赏识,也因此官运亨通,很快就成为遂川县的土皇帝和头号大恶霸。

肖家璧仇视着工农革命,他反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霸占井冈山。

在蒋介石的指示下,他在大坑乡组织地主武装“保卫团”,自充团总,招兵买馬,发展反动的武装力量。同时驱使大批农民修建碉堡炮楼,仅在大坑、堆前、西溪、大汾、五江等地,就建有大碉堡三十个,小炮楼百余个。

肖家璧还勾结永新恶霸尹道一、万安恶霸郭明达和遂川恶霸张仁觉、高友仁、卢子云等等,与蒋介石军八十一团一道,向苏区进攻。

年,为策应万安农军暴动和开辟遂川县工作,毛泽东又率领工农革命军奔袭遂川县城。进入遂川县境后,部队的行踪被肖家璧侦悉。

图|毛泽东

当时,工农革命军进入大汾,天色已经暗了。各连炊事班才架起锅灶生火煮饭,肖家璧指挥靖卫团从村前、村后两个方向突然袭来。

多亏团长陈皓提前已安排团部特务连的一个排在村口担任警戒,他们在发现敌情后迅速与敌人展开战斗,阻止了靖卫团直扑进村。

毛泽东与陈皓等人在村里的祠堂廊下休息,村口的枪声一响,陈团长稍稍判断方位,便迅速下达命令,准备分头突围撤退。

敌人咬得很紧,双方战斗越打越激烈。各连的炊事班连铁锅也来不及带走,拿起枪投入战斗。

此次突围十分惊险,等到毛泽东一行人完全撤到圩外山头上时,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。此时,追随在他身边的战士就只剩下了十几个人。

毛泽东后来得知袭击的人是肖家璧之后,愤怒地说:“肖家璧真是可恶,趁虚打劫,工农革命军差一点毁在他的手上!”

图|毛泽东井冈山故居

之后,工农革命军在遂川一带与肖家璧的靖卫团展开斗争,沉重打击了肖家璧的势力,并在当地开始了根据地建设。

然而,在红军北上之后,肖家璧又卷土重来,无恶不作。他执行国民党反动派的“宁可错杀三千,也不放走一人”的血腥口号,对红军、革命干部和无辜人民,进行惨无人道的大屠杀。

肖家璧对群众实行了血腥的恐怖统治。他规定:外地人进入他所控制的地区,不问情由一律格杀勿论;在他控制地区的老百姓,也沒有外出探亲访友的自由,否则就会遭到杀害。

年,红军离开了西庄村(现为瑶庆公社西庄大队)。肖家璧污蔑西庄是“土匪窝”,要把西庄的群众通通杀绝,甚至放话说:有西庄,就沒有肖家璧”。

有一天晚上,肖匪领了一百多个匪徒,包围了西庄村,沒有逃脱虎口的群众,都被杀害了。

肖匪对普通的群众如此,对革命干部,更是刻骨仇恨。

时任遂川县苏维埃政府副县长的胡嗣炩,不幸在大桥镇被肖匪逮捕。肖匪对胡嗣炩同志施用了十多种酷刑,胡嗣怜同志在敌人的毒刑下,英勇不屈,最后壮丽牺牲。肖家璧还到处狰狞嚎叫:“穷鬼们,看你们谁还敢造反!”

图|肖匪对胡嗣炩同志施用了十多种酷刑

肖家璧更惨无人道地杀害革命同志的家属。

烈士王次照的母亲郭永秀,六个儿子有四个参加了革命。肖家璧恨之入骨,抓到郭永秀同志,以酷刑折磨后将其杀害。

肖家璧是遂川大坑乡人,大坑周围十华里,被大小碉堡包围着,其中有一个大碉堡,这就是肖家璧的杀人场地。大碉堡前面有条深沟,许多革命同志和贫苦农民,就在那里被杀害。

数以千计的革命干部和无辜群众就命丧于此。

这一切,叫人听了都毛骨悚然。据解放后的统计,被肖匪杀害了的红军战士、革命干部和无辜人民达两千余人,全县被肖家璧烧毁的房屋达五千余栋。

那时井冈山地区,到处是焦土,处处断炊烟,良田被废弃,井冈山下的大道整整四年不见人影。

图|江西土匪的罪证:被烧毁的民房

肖家璧对农民的剥削和掠夺手段,也是相当毒辣的。

在大坑,有一个名叫何永恍的贫农,一家四口,勤劳俭朴,耕种着他祖上留下的三担谷田,还佃耕了肖家璧十多亩水田。肖家璧早就存心要把何家的三担谷田弄到自己手中。

年,正逢干旱当头,肖家璧命人将何永恍三担谷田附近的水沟全部堵死,不让滴水流入何家田里。接着,肖家璧又将佃田抽回来。何永恍一家被逼得沒办法,全家四口人日不歇,夜不眠,一担担地挑水浇苗。

何永恍的爹娘因劳累过度,饥饿成疾,不久双双去世,接着老婆又病倒了。何永恍被肖家璧逼得走投无路,无奈向肖字号钱庄借了十二担谷钱,安葬死的,医治病的。

粮食登场,眼泪汪汪。何家用血汗换来的几担谷子,还不等挑进屋,肖匪的狗腿子就带着几十个匪丁逼租、逼债来了。

狗腿子算盘一拨:老租十担,一年利加利,利滚利,共三十担;借债十二担谷钱,利加利,利滚利,折谷三十担。

贫苦的何永恍根本给不起,只好向狗腿子苦求宽限几天再还債。

正在这时,肖家璧慢慢地踱来了,命令匪兵将何永恍绑起来,押到县里坐牢。最后,被逼无奈的何永恍只得含泪在卖田契約上按手印。

肖家璧奸计得逞,阴险地笑道:“三担谷田能值多少,折二十担谷还债,还欠四十担。这四十担就卖房子、卖老婆来顶吧!”。

何永恍的老婆吓得从床上栽到床下,口吐鲜血,昏倒过去。

这时,肖家璧又朝绝望的夫妻二人恶狠狠地扔下一句:“少一粒谷,剥一层皮!”,然后扬长而去。

第二天,何永恍的家门便被贴上了封条,老婆也被卖到了外乡。一个四口之家,转眼就只剩下何永恍孤身一人。

然而,万恶的肖家璧还不打算放过何永恍,诬赖他“通匪”,派人抓他去当兵。为求活命,何永恍只能连夜逃往他乡。

在当时,何永恍的遭遇并非个例,不少百姓都被肖家璧逼得倾家荡产、家破人亡。

贫农何永煌一家有一块杉林山,在与父亲的辛勤护养下,杉林长得很茂盛,青葱一片,布满了整个山场,每年可以从山上砍伐二十多根好木料。他们五口之家就靠这几根木头度日活命。

肖家璧早就看中了这片山林,三番五次派狗腿子上门,逼迫何老头将杉林山卖给自己。

何永煌坚决不肯出卖,并把狗腿子顶了回去:“我一不犯法,二不欠肖家债,要我卖山为什么?要卖也不卖给肖家!”

狗腿子回去向肖家璧一说,肖家璧拍桌子大怒:“哼,穷骨头好大胆!”

第二天早晨,肖家璧派狗腿子王珠宿带了几十名匪兵,拿着盖了伪县府官印的通知和“防护团”的命令,叫嚷要在何永煌的山场中间修条大路,山顶上建碉堡,并威胁何老头带儿子一起去参加“义务劳动”。

接着,匪兵们一齐动手,乱砍乱伐。每砍下一根杉树,就如砍断他一根骨头一样,何老头痛心地躺在山上哭了三天三夜。

三天过去了,肖家璧还不见何老头主动将山契送过来,当晚便使出了更毒辣的手段。

那天半夜,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人们早已睡了。就在这夜深人静之时,突然间锣声、枪声齐响,远处碉堡炮楼里,肖家璧手下的匪兵大叫大嚷:“捉‘土匪’呀!粮库被“土匪’扒开了,抢走了军粮呀......”

何永煌的儿子何大起心惊肉跳地从床上爬起来,跟他爹说:“爹,阎王又在捣鬼,说不定灾祸又要临到我们家了!”

话音未落,几十个高举火把、手拿大枪、绳索的匪兵,踢开何家大门,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,嚎叫:“捉!‘土匪’就在这里!”

不由分说,几个匪兵将何大起捆绑走了。走时,狗腿子还不忘留言说:“拿山契来赎儿子!”何永煌就这样倾家荡产了。

同样被肖家璧盯上、突遭横祸的还有贫户卢大娘一家。

卢大娘从二十四岁便开始守寡,多年来忍饥挨饿,独自一人辛苦劳作,好不容易把两个儿子养大。

那年,她的大儿子肖钟十二岁,小儿子肖俊辉九岁。肖家璧为了掠夺更多的钱财,不顾卢大娘的死活,硬逼卢大娘把九岁的小儿子高价卖给地主肖德棋家。

卢大娘疼爱自己的亲生骨肉,说什么也不肯。肖家璧火了:“你儿子是肖家的人,你这个寡妇管不着!”并威胁叫卢大娘改嫁。

就这样,肖家璧把卢大娘的小儿子卖了,钱进了自己的腰包。从此,肖俊辉在肖德棋家里做长工当奴隶。

后来,肖俊辉忍受不了地主婆的折磨,在十六岁时逃回自己家里。肖家璧得知消息后,又采取毒辣手段,对卢大娘说:“你小儿子回来了,正好抽一个去当壮丁。”

卢大娘被逼得沒办法,把全家仅有的一头猪、一批木头和自己辛苦劳动得来的食油全部拿去顶壮丁。但是,卢大娘的小儿子还是被抓走了。

没过多久,肖家璧又将卢大娘的大儿子也抓去当了兵,直到年,才被人民解放军从苦海中救出来。

肖家璧依靠他的军政势力,采用各种手段,垄断了遂川县的生产、购销、金融等全部经济。还开设了“惠民”、“利民”、“联昌”三个钱庄,大肆发放高利贷,月息高达百分之二十,一月两算利,而且是复利,放账先扣息。

他还发行钞票——“大坑流通券”。年和年两次印发的所谓流通券,一下子就榨取了当地人民数万块银元。当数万块银元流到肖家璧的钱庄之后,这些流通券便被宣布作废,成了一文不值的废纸。

肖家璧还伙同伪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等合办“产销部”,垄断着全县的土特产。仅年一年,“产销部”就以低于市价百分之四十的限价,勒购了茶油十万余斤。

此外,肖家璧还私设关卡,苛捐杂税。遂川县外运的木材,他要抽税百分之十。大坑乡二十个油榨,肖家璧以抽税为名,不到三年就榨去茶油三万五千多斤。

还有什么“户口税”、“壮丁费”、“田亩捐”、“乡仓谷”、“伙食谷”、“人头税”、“户灶捐”……名目繁多,不胜枚举。其中仅“田亩捐”一项就被他榨去谷子九千担。

他掠夺和霸占的财产无法统计,仅不动产就遍布、永新、宁冈、泰和等四县,山场和良田达两万多亩。

另外,在遂川县三个区十五个乡(将近半个县)的集镇上都有肖家璧的店铺,大坑乡的三分之二的店铺是肖家璧的,其余三分之一也有他的股份。

在肖家璧的残酷剥削和掠夺下,劳动人民一贫如洗,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,只有挖野菜、刨草根充饥。

肖家璧靠吸吮劳动人民的血汗养肥了自己,喂饱了他的大小喽啰们。他整日里都过着穷奢极欲,荒淫无耻的生活。

在大坑乡,肖家璧强迫成千上万的劳动人民给他建筑了一个庄园,周围达十华里。在这十华里庄园外围耸立着许多大碉堡、小炮楼。庄园正中间,则是肖家璧的巢穴。

图|如今的大坑乡,隶属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

肖家璧的庄园内,东有大老婆的“慈善正堂”,西有小老婆的“满院芳香”庭。大大小小的院屋百余间,砖雕木刻,描龙画凤,富丽堂皇。

他家的客厅里,总是聚集着狐朋狗党,花天酒地。他家一年要吃几千斤肉,上万只鸡鸭。腊肉、腊禽,长年四季挂满了几个房间。

肖家璧本人常年进补,人参、燕窝、白木耳等珍馐不断,有时还要吃人心肝,喝人鲜血。

他不仅在大坑有庄园,遂川、泰和、南昌、南京、上海等大小城市,也都有公馆和家业。

在肖家璧的庄园后面,有一座精美的小房子。他给它取了一个令人寒心的名字——“处女地”,专供他奸淫蹂躏从各地抢劫霸占来的穷人家的姑娘。

仅大坑乡这个小块地方,就有一百二十多名姑娘不幸被肖家璧奸污了。有许多姑娘,被他蹂躏后,不是被杀害,就是被转卖到别处去了。

肖家璧的儿子“二少爷”肖蔚也依仗父亲的权势经常带着匪丁、狗腿子到处东游西逛,调戏良家妇女。在田野,在山上,只要遇上年轻妇女,就要被他糟蹋。群众们都深恶痛恨地说:“肖家父子不是人,是禽兽,是畜牲!”

年,中国人民解放军突破长江防线挥师南下,毛泽东做出批示:“一定要活捉肖家璧!”

专程前来剿匪的四野第48军师团向肖家璧发出勒令投降书,在战前动员大会之上,大家高呼:“毛主席在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